民間借貸合法化之路還有多遠

作為溫州金融綜合改革的組成部分,溫州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日前正式掛牌,如今已經試營業近兩周時間,雖然該中心并沒有此前市場預期的那樣火爆,同時還被服務中心借貸第一單涉嫌"造假"的消息所困擾,但業內人士仍然對其給予了肯定,認為此舉乃是溫州民間借貸陽光化邁出了重要一步。

然而,隨著近年來民間借貸自身問題日益暴露,導致潛在的區域金融風險加速聚集。盡管溫州民間金融如今踏出了陽光化的第一步,但離市場化、規範化還有很遠的一段路要走。那么,到底什么才是規範民間借貸的根本之策?帶著這個問題,本報記者專訪了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

溫州產業空心化令人憂

在記者的采訪過程中,周德文提到了一連串的數字。周德文說,溫州民間資本約有8000億元,而民間借貸的規模在1200億元左右,這些資本在地下橫流。

"按照國家規定,正常借貸的利率,不能高於基準利率的4倍。但實際上,溫州民間借貸的利率,普遍高於基準利率4倍。長期民間借貸利率的月息一般為3分到4分,尤其是一個月內的短期民間借貸利率,達到8分、1毛,有的甚至高達1毛5。"

"參與民間借貸的,一般都是資金相對較少的中小企業。這些中小企業本來利潤就很微薄,這么高的利息,已經遠超他們的承受能力。"周德文說,據他了解,2011年溫州幾乎所有實業行業的利潤,都只能保持在1%-3%,而2007年和2008年時,實業行業的利潤還在8%-10%之間。"因為高利貸參與者多,一旦資金鏈上任何一個環節發生斷裂,就會引發 多米諾骨牌 效應。"

而最令人擔憂的,則是溫州顯露出來的產業空心化現象。據周德文介紹,其具體表象有三:一是資本逃離實業;二是企業外流外遷;三是利用實業作為融資平臺,進行投機,同時實業越來越差。

"這是溫州經濟的最大問題。誰都沒心做實業,誰都想賺快錢,要么去開發房地產,要么去做擔保公司,把主業掏空,經不起宏觀政策的風吹草動。"他說,"從去年開始,我就呼吁如果當時及時采取措施,就不會惡化,造成現在的結果。"

周德文說,雖然國家在引導民間借貸健康發展方面,已經出臺了不少措施,如推出村鎮銀行的試點、全國小額貸款公司試點、允許個人和企業注冊成立"只貸不存"的放貸機構、"新36條"進一步改善金融服務機構準入門檻等,"但是,政策與現實往往存在著一段不小的距離,很多民間資本因額度、身份等問題,根本進不了合法化的渠道,少數的小額貸款公司成為 實力雄厚的骨干企業的遊戲 ,即便如此,小額貸款公司也因為享受不到金融機構的待遇而處境尷尬。"

民間借貸亟需立法規範

對於溫州民間借貸暴露出來的問題,有專家直指,"變形"中的民間借貸直指當前我國法律空白,確立民間融資的法律地位,使民間融資逐步走向"陽光化",已是化解金融風險、保障民營中小企業生存土壤的要務。

溫州民營經濟的發展壯大,歸根結底離不開民間資本民間金融的支撐。然而,周德文卻對記者說了這樣一句話:"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周德文說,近年來,從炒房、炒煤、炒黃金,到炒棉、炒電、炒礦產,雖然沒有涵蓋溫州資本的全部投資領域,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勾勒出了溫州資本的流動軌跡。它出沒於每個可能帶來高回報,同時也蘊含高風險的地方。

自去年以來,尤其是近期接連發生企業老板"跑路"事件及惡性事件,就是民間借貸隱藏巨大風險的爆發。

僅去年一年,溫州就有234個企業倒閉,6個企業家跳樓自殺,幾十個企業家逃亡消失……這無不折射出民間借貸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民間借貸確實為相當多的中小企業解決了資金短缺的燃眉之急,對中小企業的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但另一方面,民間借貸高利息又使借貸企業不堪負重,甚至走上不歸路。

周德文說,缺乏制度與法律保障的民間借貸,更像是一場飲鴆止渴的資本遊戲。為此,他曾多次呼吁,民間借貸已經危機四伏,相關部門應盡快采取措施幫助中小企業渡過難關,引導民間借貸合法化,避免產生更大的危機。

而規範民間借貸的根本之策,在周德文看來,便是立法。周德文認為,對於民間資本,要采取謹慎態度,不能把民間金融一棍子打死,一味打壓非法融資方式,不但會屢禁不止,恐怕更多的草根銀行甚至地下錢莊都要冒出來了。因而,最好的辦法是改變民間資本的尷尬境地,通過法律手段為民間資本驗明正身,從地下走向地上,進行陽光化運作。

其實,多年前,周德文就在為民間借貸合法化而搖旗吶喊,2010年,周德文還牽頭各地的專家一同開始起草《民間借貸法》,但是效果始終有限。

"民間借貸一定要從地下讓它到地上,在地下就沒辦法對它監管,只要從地下到地上,讓它置在陽光之下,政府才能夠對它進行監管,才能讓它規範化,最終走向合法化的道路。"周德文說,既然民間借貸與中小企業和民營經濟能夠相輔相成,互相促進,有必要對民間借貸進行立法。

今年,周德文提交了一份《關於加快"民間投資"和"民間借貸"立法的建議》,他說:"溫州民間借貸活躍,應該而且可以先行先試。"

對此,周德文舉了一個形象的例子,"就是國家就把溫州當做小白鼠,當然我們溫州自愿成為小白鼠,甘當小白鼠,因為我們希望,通過溫州的試點,能夠真正地殺出一條血路,為中國金融改革撕出一個縫出來。"

推進金融體制改革刻不容緩

無論是中小企業融資難面臨發展和生存困難,還是民間借貸風險的發生,在周德文看來,追究其根源,與目前的金融體制不完善有很大干系。

周德文說,由於種種因素的限制,金融體制的改革及金融業的發展,還存在一些矛盾突出的問題,其中高度壟斷沒有完全打破,中小企業金融機構較少,貨幣市場、資本市場發展緩慢。

這些體制性缺陷,造成中小企業融資困難,影響稀缺資金的配置效率,不僅傷害我國經濟健康運行,而且威脅到長期穩定發展,所以,推進金融體制改革已刻不容緩。

如何推進金融體制改革,周德文談了幾點自己的看法。首先是要改造國有商業銀行和國家控股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實現銀行產權主體的多元化,完善金融法人治理結構,建立有效的約束機制和激勵機制;發展非國有商業銀行,大力支持中小企業金融機構,加快發展社區銀行、村鎮銀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規範和完善民間信用;要注意防范金融發展中的無序競爭與過度競爭行為的發生。

其次,要重點發展以同業拆借、票據承兌貼現為主的貨幣市場;規範證券市場秩序,引導資本市場健康發展;建立健全統一的外匯市場;加快利率市場化改革進程,逐步建立以中央銀行利率為基礎、以貨幣市場利率為中介、金融機構存貸款由市場供求決定的市場利率體系及其他形成機制。

與此同時,周德文還建議,鼓勵金融機構在保持常規金融業務品種外,大力開拓中間業務、推行電話銀行、信用借記卡;繼續發展封閉式基金,積極推行開放式基金;發行零息債券;適時推出以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為基礎的浮動利率存款、浮動利率貸款等新型銀行業務品種,建立和健全銀行業、保險業和證券業分業經營、分業監管的體制和制度規範,形成從市場準入、業務合規、風險控制到市場退出的全方位監管體系。

借貸相關文章 缺錢急用 安心借錢管道 借貸需準備文件 借貸利率及費用因素 大額資金調度 民間互助借貸 臨時週轉 法定利率 借貸的利率 有價證券借貸交易
雙卡借貸利率》消基會:銀行自行吸收成本 政府借貸資金龐大 但仍於可控制範圍內 美國人已不能再借貸度日 假提單借貸 詐銀行1.7億 民間借貸合法化之路還有多遠
普林斯頓畢業生 借貸最少 希臘與國際借貸人談判傳暫停 9月民間借貸利率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