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借貸法律鬆綁引發四大疑問

專家解析不是人人都能成放貸人

    個人和企業經過批準後,將有望合法從事放貸業務。最近,中國人民銀行表示將加快制定《放貸人條例》的消息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是不是誰都可以成為放貸人,會不會產生高利貸,國家是不是想方設法激活老百姓身上的錢,風險會不會轉嫁到老百姓身上,專家對此一一解答。

    據悉,由央行起草的放貸人條例草案已經提交國務院法制辦,那麼,個人與個人之間的借貸是不是將受放貸人條例的約束,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為放貸人呢?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李建軍表示,條例的最大突破是允許符合條件的個人和企業,以自有資金注冊成立的放貸機構。但這個放貸機構也有著嚴格的限制:只貸不存;注冊門檻一千萬元;放貸利率不得高于基準利率的四倍,所以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為放貸人。

    北京師范大學金融係主任賀力平解釋說,民間借貸即使合法化也不能一哄而上,全民放貸,是一定程度的放松,有條件的有誠意的經營者才能進入借貸市場。

    民間借貸合法化之後,高利貸是否會因此增多?專家表示,不高于基準利率的四倍,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的規定。放貸人主體放開,由于競爭關係,貸款利率可能會走低;不放開反而會產生高利率,甚至高利貸。

    在金融危機的背景下,放開民間借貸,老百姓將會受到什麼影響?風險會不會轉移到老百姓身上?

    李建軍表示,民間借貸由于不受法律約束和保護,長期以來存在高利貸、洗黑錢、非法炒賣外匯和非法集資等問題,將民間借貸納入法律軌道之後,不僅有利于解決中小企業的燃眉之急,並將在一定程度上激活民間資本。

    更重要的是,民間借貸的長期存在是我國整個信貸市場結構不合理所導致,從儲蓄、存款角度看,正規吸收儲蓄的機構中70%到80%都被國有銀行佔據;而中小銀行、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吸收存款所佔的比重很低,所以在供給中小企業、農戶等的貸款方面總的資金面是有限。

    “放貸人條例通過後,銀行在信貸市場的壟斷地位被打破。信貸市場供給增多,原有主體市場份額自然會減少,想要守住自己的市場就要提高服務質量,降低借貸成本和門檻,信貸市場出現對促進正規銀行的改變是有利的,對老百姓也是有利的。”李建軍說。

    按照放貸人條例規定,放貸人“只貸不存”,放貸風險自擔,按道理風險不會波及普通人身上,但放貸人可能突破“只貸不存”的監管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公眾應該如何防范?

    央行有關人士表示,這是監管中最大的難題。放貸人條例將有著詳細的規定,一旦發現有人利用放貸非法集資,就取消其放貸資格。專家提示,非法集資通常以高收益為誘餌,公眾只能提高警惕。

民間借貸立法或將分流業務 典當行危機中洗牌

新年的喜慶還沒來得及享受,北京某工地的承包商王維一卻陷入了麻煩。由于房地產行業不景氣,工程款屢屢拖延,王維一接手的幾個項目資金周轉出現了困難。小窟窿難倒英雄漢,王維一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王維一首先想到了“打官司”,但上法院走程序“遠水解不了近渴”,工程款一時難以討回;而跑到銀行借貸,一大堆繁瑣的審批手續讓他犯暈,況且“很難貸到款”。這時候,朋友的建議讓王維一看到了希望,他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揣著身份証和房產証走進了京城一家知名典當行。

  在向房產評估師介紹了自己的別墅所在地址、面積以及相關事項後,典當行立即根據產物周圍的具體環境和條件對房子進行市場估算,出乎意料的快,王維一的房子估價在335萬元左右,典當行最終確定為王維一放款200萬元。三天後,完成房屋公証與抵押手續的王維一拿到了資金,他笑著對記者說:“搞了這麼多年工程,真不知道典當行有這‘神通’,這回真為我‘救火’了。”

  中小企業喜好的“融資快餐”

  與王維一有類似遭遇的中小企業主和個體工商戶還有很多。在金融危機席卷全球的背景下,“中小企業融資難”成為一個大問題。典當行業憑借其短、快的優勢成為借貸市場的一個新亮點,觸角可達銀行金融機構“不能到達”之處。

  據了解,典當期限由雙方約定,一次典當最長以6個月為限。目前汽車、房產、有價証券等高額物品已成為典當行業的主流,並占據了整個典當市場營業額的80%以上,其中房地產典當居多。此外,隨著近年來價格的上漲,黃金、古玩、寶石等民品也成為典當熱點。

  手續的便捷為典當增加了競爭的籌碼。因典當解燃眉之急的王維一算了一筆賬:他提供了房產証、身份証等証明,從看房、評估、簽約、登記到放款,一整套流程下來只用了短短三天的時間。雖說費用比從銀行貸款利息高出不少,但手續簡單便捷,搶出寶貴的時間,而且自己能很快贖回別墅,特別適合“應急”需求。

  在寶瑞通典當行,幾乎所有的典當客戶都是自駕車來的,其中不乏奔馳、奧迪等名車,這也驗証了典當客戶並非為了“討生計”而來。該行房產經營中心總經理徐雲鵬表示,去年寶瑞通有將近三萬筆業務,其中有90%是中小企業主或者是個體經營者。

  在北京市典當行業協會會長郭金山看來,“典當行的錢可以用,但有兩個前提,第一,時間要短;第二,相對客戶實力來說額度要小。”

  以王維一的房產典當為例,典當行放款200萬元,收費標准(每月)=綜合服務費率2.7%+利率0.5%=3.2%,也就是王維一每月須向典當行支付6.4萬元的費用,如果按照2個月計算,意味著王維一在還清200萬元貸款的同時,還要向典當行支付共計12.8萬元的服務費用,這遠遠高于從銀行借貸的利息。一位資深典當業務員打了個比喻,“對融資的中小企業來說,典當更像是快餐,而不是家常菜,吃得越快越少越好。”

皇銀料1000美國借貸機構破產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RBC Capital Markets)在周二凌晨發表報告,估計在商業貸款損失日增及按揭貸款違約問題增加下,多達1000家的美國借貸機構,可能在未來3至5年內破產,相當於每8間有1間會倒閉。

這情況與80年代的借貸機構破產潮可比擬,在1988年至1990間,合共有1386間借貸機構倒閉。

RBC早前估計,未來3年將有200至300個借貸機構破產。聯邦存款保障局在今年接管9間銀行,去年則有25間。

借貸難… 美銀行仍維持在高標準

儘管美國聯準會祭出零利率政策、不斷出資挹注金融體系,想盡辦法活絡市場資金,然而聯準會2日發表的調查顯示,全美仍有近六成銀行對信用卡及其他消費性貸款提高借貸門檻,八成國內銀行的商用房地產貸款借貸標準比過去嚴苛。

聯準會過去三個月對全美51家本土銀行、23家外資銀行進行訪查,得到前述結論。聯準會指出,銀行各類貸款的借貸門檻過去三個月來仍維持在高標準,Bankrate.com資深金融分析師麥克布萊德甚至認為,即使銀行等借貸機構願意放貸,在可預見的未來借貸標準還是難以鬆綁。

投資人可以善用證券業務借貸款項的融通管道

台股今天開紅盤,股市交易新制也正式上路,上櫃股票與集中市場自今天起同步實施款券T+2日(T為成交日)同日交割制度。

櫃檯買賣中心表示,這一次交割制度的調整,是實施全面款券劃撥制度以來的重大變革,考量到投資人要改變多年的交割習慣需要調整適應期間,因此將比照集中交易市場,在新制實施半年內,如果投資人在違約當日下午6時前已經償還證券商違約債務或交割款項,並且辦理結案的,隔一天就不會將這筆違約資訊傳輸到證券商,「證券商聯合徵信系統」也查不到這筆違約紀錄。

此外,在交割新制實施後,投資人對證券商交割款券時限,由成交日後第一天上午12時延至成交日後第二天上午10時,增加一天準備交割的時間,但證券商申報投資人違約時限則提前至成交日後第二天上午11時,為了避免T+2日因匯款延誤而遭證券商申報違約,投資人仍應儘早準備交割款項。

對於投資人因資金暫時遲延而有融通交割款項需求時,櫃檯買賣中心建議,投資人可以善用證券業務借貸款項的融通管道,只要投資人往來的證券商有辦理「證券業務借貸款項」業務,投資人即可向證券商申請融通借貸款項來支應交割,以避免發生違約交割的憾事。

櫃檯買賣中心也重申,適用此次交割新制的只有等價成交系統上交易的有價證券,目前有上櫃股票、可轉換公司債、認購(售)權證及不動產投資信託受益證券(REITs)等標的,其他如興櫃股票、政府公債、外國債券…等,都還是適用原來的交割方式,請投資人特別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