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貸無門 男子幫錢莊追債觸法

| | | 引用 (0)

男子借貸無門走投無路,轉向地下錢莊借貸還遭拒,只好幫錢莊追債卻觸法。結果該名替錢莊收款的男子日前遭台中警方逮捕,警方深感同情,將男子法辦後、還代為轉介社褔單位協助。


52歲嚴姓男子表示,他是八八風災受災戶,因被風災摧毀賴以維生的漁塭、損失近200萬元,父母也因此受傷、病倒,又繳不出2名就讀大學子女的學費,只好挺而走險向地下錢莊借貸還遭拒,反將他吸收為成員。結果該名替錢莊收款的男子日前遭台中警方逮捕。


警方指出,中縣一名經營鐵工廠的陳姓男子,因週轉不靈,向地下錢莊借貸40萬元,2年來已付300多萬元利息,仍未還到半毛本金,因無力償還向警方報案;台中市刑大偵一隊本月2日在被害人工廠外,逮捕出面收取利息的嚴姓男子。


他落網後向警方表示,原在雲林養殖台灣鯛,去年在可收成的前2個月碰上八八風災,損失近200萬元,但政府僅補助8萬元。加上母親也在水災時跌倒骨折,父親因過度傷心導致心臟病發住院,全家經濟陷入困境,還要面臨2名子女讀大學的註冊費,只好透過報紙向「新勝」地下錢莊借貸;但對方認為他無還款能力,不願借款,反而以每件3000元的代價吸收他負責討債。


警方到嚴男雲林住處訪查,發現嚴男所言屬實,還代為向社福單位聯繫,提供協助管道,但因嚴男所犯罪刑屬公訴罪,警方雖同情,訊後仍依重利罪移送。

我發現借錢花也可以是好事

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金融經濟學教授 陳志武

小時候,父母都會教我們不能借錢花、要“量入為出”,還有就是要多存錢。在中國文化中,借錢總是件很負面的事,透支、負債、欠錢等等是一些貶義詞。或許正因為此,證券類金融市場在我們的歷史上沒有機會發展,一直受到抑制,金融學更是不能走上正堂。

這些年我學到,借貸類金融交易原來是,幫助借方把一次性大的開支平攤到今天和未來許多年月上,讓一次性大開支不至於把個人、企業或者國家壓垮。就像小王買房要120萬元,這種開支的確很大,但買下之後,不只是今天享受,未來許多年也會享受其好處,所以,通過按揭貸款把這些支付壓力平攤到未來30年,不是讓“享受”和“成本”在時間上更匹配嗎?這本應該是一件純經濟的正常事情。

到今天,借貸金融對個人、對家庭、對企業的貢獻,仍然被低估。但是,如果做客觀分析,我們會發現借錢花也可以是好事,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是更好的選擇。

在國家層面,過去我們總認為,國庫真金白銀越多的國家,就越強大;要借錢花的國家,是弱國。衝擊我這種觀念的是下面這段歷史。如果我們把西元1600年左右的國家分成兩組,一組是國庫深藏萬寶的國家,像明朝中國在那時國庫藏銀1250萬兩(儘管明朝當時快要滅亡)、印度國庫藏金6200萬塊、土耳其帝國藏金1600萬塊、日本朝廷存金1030萬塊;另一組是負債纍纍的國家,像西班牙、英國、法國、荷蘭、各義大利城邦國家。(這裡僅作經濟角度的比較)那麼,從400年前到19世紀、20世紀,哪組國家發展得更好呢?當年國庫藏金萬貫的國家,除日本于19世紀後期通過明治維新而改變其命運外,其他的到今天還都是發展中國家,而當時負債纍纍的卻是今天的發達國家!

莫非中國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今天又是外匯儲備數萬億美元,而西方發達國家負債纍纍,在未來幾個世紀還要重演過去數世紀的歷史?關鍵看中國今後如何利用債券市場以及其他證券市場了,看中國是不是從這次全球金融危機中因噎廢食、得出“抑制金融創新是上策”的結論了!

回過頭看,正如我在《治國的金融之道》一文中談到,我們中國人是這麼喜歡存錢,以至於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1842~1848年間朝廷每年的財政盈餘還在1500萬兩銀子以上,這種年年財政盈餘狀況一直持續到1895年。按理說,第一、第二次鴉片戰爭失敗的教訓,即使沒有逼著朝廷把未來的收入借過來加快國力發展,也至少使他們願意把收入都花掉搞發展,而不是還想著往國庫存錢!到最後,晚清也像宋朝、明朝末年那樣,戰爭開支和賠款實在太大,在歷來因為不用發債融資而使中國債券市場沒機會發展的狀況下,朝廷無法用債券把那些大支出的壓力平攤到未來。過不了支付壓力這一關,清朝就只好垮臺。

這些歷史不斷引發我對金融的興趣和思考。為什麼借債花錢使西方國家不僅沒垮,反而強大起來?後來我認識到,美國就是近代最好的例子。不只是今天的美國雖然負債全球第一卻是最強大的國家,美國立國之初就是靠負債倖存下來,這應該跟中國各朝代的經歷正好相反(中國歷朝之初國庫滿滿,但之後每況愈下,到最後財政危機終結朝代;而美國立國之初就負債纍纍,之後不斷利用債券市場透支未來,而且還透支越來越多,可是其國力卻越來越強)。

杜拜塔今啟用 奢華登峰

| | | 引用 (0)

杜拜的超級摩天大樓「杜拜塔」今天落成啟用,將成為全球最高人造建築物。負責的開發商對杜拜塔實際總高度超級保密,最新說法是將高達八百二十四.五五公尺。杜拜塔歷時五年、斥資估計十億美元(約三百一十八億台幣)興建,內部結合高級住宅、飯店、辦公室等設施,是杜拜另一個極致奢華的代表性建築。

傳總高度八百二十四.五五公尺

杜拜塔的總高度一直被視為最高機密,要到啟用典禮當天才會揭曉。繼日前媒體披露的八百一十八公尺後,有曾經參與此案的建築師暗示,實際高度可能突破八百二十二公尺,也有說法指出將達八百二十四.五五公尺,以至少三百一十公尺的差距,打敗台北一○一,成為世界最高大樓,也是最高的人造建築,此前全球最高人造建築是高六百二十八.八公尺的美國北達科塔州KVLY電視天線塔。

杜拜塔的高,使它被稱為「超級摩天大樓」,從底部到頂端溫差達攝氏十度。其他的「第一」還包括共五十七部電梯在四十三、七十六和一百二十三樓層分段運輸,總運輸長度全球第一,主電梯五○四公尺,上升高度也是世界第一,超過台北一○一的四百四十八公尺;電梯速度據稱每秒達十八公尺,也超過台北一○一寫下的每秒十六.八三公尺。杜拜塔還有位於七十六樓的全球最高游泳池、第一百二十四樓的全球最高觀景台「登峰造極」、第一百五十八樓的全球最高清真寺等。

杜拜塔設計靈感取自沙漠花朵蜘蛛百合,採三葉式(Y字型)結構,由三部分建築體依附著六邊形的中央核心主體螺旋而上,核心體要在接近頂端樓層才露出,成為一尖塔。總樓層一百六十九層,平均約每三十層樓就有一個挑高兩層的機械、管線樓層,約每二十五樓設有加壓空調避難樓層。

居室樓層一百六十層,內部由義大利設計師亞曼尼設計,三十九樓以下為全球第一家亞曼尼飯店,和一百四十四間亞曼尼豪宅,四十五到一○八樓為高級住宅,包括亞曼尼豪宅在內,住宅單位共一千零四十四個,其餘樓層為商業辦公樓層。

四日啟用典禮將由杜拜邦長馬克圖姆親臨主持,號稱聲、光、水舞和煙火場面可看性十足,杜拜塔旁邊的杜拜噴泉水柱高達兩百七十五公尺、五十層樓高,也是世界第一。杜拜塔的揭幕,讓去年底才爆發倒債危機的杜拜公國,端出一項能傲視全球的成果。馬克圖姆藉由杜拜塔要向世界展現杜拜實力,這是自一三一一年埃及吉薩大金字塔被林肯大教堂超越以來,阿拉伯世界首度拿回全世界最高建築物的頭銜。

辦公室樓層 都還無人租用

然而,面臨經濟下滑的杜拜,房地產已跌了五成,倒債危機還是靠有錢的兄弟邦阿布達比借貸兩百五十億美元應急。杜拜塔面積三十萬平方英尺的辦公樓層都還無人進駐,觀察家懷疑,會有多少企業承租?一名杜拜當地銀行家說,對杜拜這個「穿著太大袍子」的城市來說,杜拜塔是這十年來最後一個炫耀之物。環保人士批評,杜拜已經是全球人均碳足跡最高的城市,杜拜塔光是空調系統一天用電量就相當於融化一萬兩千噸的冰;人權團體則指責施工單位以一天僅五美元工資僱用「血汗勞工」。

留學女生被當妓女逮捕 獄中如廁亦受監視

| | | 引用 (0)

被馬警方錯當妓女 中國女生:我無辜入獄8天


“我來到KTV,見過朋友,上了洗手間,還未坐下,就被捕了。”11月30日,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一家叫做“Holiday Villa”的KTV內,短短的七八分鐘改變了中國留學生杭麗此後的人生軌跡。“從那天以後,為自己維權就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12月21日,杭麗對僑報記者如是表示。

本報記者/張耀慶 見習記者/劉浩 發自吉隆坡


被捕:馬來西亞女警

 

粗暴踢打中國女孩


來馬來西亞之前,杭麗是北京大學國際政治專業的一名學生。2008年9月,杭麗被中介“運作”到馬來西亞留學。對于中國學生來說,馬來西亞並不是一個主流的留學目的地。起先,中介承諾要送杭麗去英國,之後又說去澳洲,等了5個多月,看著同學們或考研或工作,“我無奈了,說隨便去哪里都可以,他們就把我弄到了這里。”

現在,杭麗就讀于馬來西亞科技大學(TPM Academy),研習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一年零二個月。“這里唯一先進的就是純英語教育。”她說。

今年11月30日,這是馬來西亞的雨季,晚上10點剛過,天空陰沉,但卻異常悶熱,在這個靠近赤道的東南亞島國,即便是冬季,氣溫也在30攝氏度以上。從學校趕到“Holiday Villa”見朋友的杭麗,才進門還未來得及喝一口水,一個自稱是梳邦警局的馬來西亞女警走入房間,向在場的所有人宣布要查看証件。

女警看到杭麗持有的是中國護照,就對她的朋友說,要帶走她核實一下護照。被帶到另一個房間的杭麗發現,在這個不大的屋子里擁擠著20多個中國女孩,另外一個短發女警在登記護照。“女警對她們很粗暴,有好幾個人挨了短發女警的耳光。另外一個女警則野蠻地踢一個女孩子放在地上的包,手機和一些雜物都撒了出來。她又接著狠命地踢手機,一邊踢,一邊嘴里罵罵咧咧。”

杭麗意識到情況不妙,向身邊的警察詢問何時才能核實完護照。得到的答複是,警方首先要向學校核實她的身份。“如果你真的是個學生,我們會讓你走。因為我們接到投訴說,這家KTV里工作的中國女孩全部是妓女,她們使用的也是學生簽証。”

“我當時天真地以為他們會去核實。”據杭麗回憶,警察們並沒有向學校核實情況,而是私下向她表示,“你只是倒霉而已。”這樣的表態無疑是將杭麗默認為一個持有學生護照的妓女。

接著,跟隨警察而來的當地報社和電視台記者衝入房間,對著20多個中國女孩按動快門。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一名男警拉低了杭麗的帽沿,示意她遮擋一下,而杭麗推開他的手,抬高了帽沿,清晰地露出自己的臉,“因為我覺得公道自在人心”。

隨後,自認清白無辜的杭麗連同屋內的20多名中國女孩被驅趕上了一輛警用卡車,載至梳邦警局,經過登記,最終被一一送入牢房。


入獄:攝像頭

 

對著衛生間讓人屈辱


伴隨著“光當”一聲,一道鐵門打開,滿眼的鐵窗和穿紫色囚衣的女囚映入杭麗的眼簾。“這時我真的慌了。女警禁止我們通電話,我企圖發消息給同學,讓學校有人知道我被抓,好採取對策,否則我這樣消失,老師和同學會以為我遭遇不測。”不過,短信還沒有來得及發出,一個女獄警直接飛起一腳踢到杭麗的腿上,並喝令她關上手機。

從12月1日凌晨1點起,杭麗開始了她8天的牢獄生活。“14個人擠在不足6平方米的狹小空間,潮濕的水泥地上經常可見螞蟻,天花板上幾只壁虎爬來爬去,每間牢房帶有一個衛生間,沒有門,僅僅用一米高的牆與睡覺的地方隔開,所以蟑螂和蚊子也格外青睞這里。”回憶這些情景時,杭麗仍不寒而慄。

監獄里三餐菜譜非常固定,早餐通常是一袋水和一個雞蛋大小的面包,或是一小塑料袋炒米粉;中飯與晚餐則雷打不動:一份報紙包住二兩米飯、一小條咸魚幹和一小袋紅色的水。“沒有餐具,只能用手抓著飯菜坐在地上吃,極其狼狽。”杭麗說。

但是,杭麗的“牢友”卻提醒她,如果有朋友來送飯,“一定要盡量吃,盡量喝,因為牢里的飯菜基本都是變質的。”

最不能讓杭麗們忍受的是,衛生間在攝像頭拍攝的範圍之內。“想到每天有人在監控室看到所有的女囚洗澡、上廁所,我感到不寒而慄,這感覺不亞于被強奸。馬來西亞是個宗教國家,怎麼能把女囚的牢房設計成這樣?”杭麗質疑道。

在獄中的8天,有兩名朋友來探望過杭麗。入獄後的第二天,杭麗所在的學院副院長帶著一個老師和一個在國際學生辦公室做兼職的同學一起來送過一次証明信。但在警方眼里,証明信並不能“証明”杭麗的無辜。在牢中,獄警對杭麗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不相信你。“我看到關在這里的人來自中國、尼日利亞、泰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印度,都是當地人認為比他們窮的國家。所以我被誤抓,有偶然也有必然。”杭麗說。


出獄:希望自己的經歷不再發生


按照馬來西亞的法律,警察局有權扣留嫌疑人14天。盡管校方送來了証明,但直到8天之後,杭麗和當時一同被捕的20多名中國女孩才被釋放。“定論就是大家都是去KTV消費的顧客,無罪釋放。”杭麗說,重獲自由並不意味著此事了結,她要為自己討回一個公道。

杭麗說,馬來西亞普遍存在著一些偏見,令留學生感到不安:“當地人覺得,所有華人女孩都是妓女,所有印尼和菲律賓女孩都是非法外勞,所有尼日利亞人都是毒販,所有泰國女孩都是按摩女。”有一次,杭麗從ATM取出現金遞給向她借錢的尼日利亞同學,對方嚇了一跳。他驚慌地說道:“你不能在這里給我錢。他們會以為你從我這里買毒品,這會給我們帶來麻煩的。”

杭麗希望自己的經歷不再發生,她特地拜訪了當地一位做過警察的朋友,“他建議我可以舉報監獄中的虐待和腐敗,讓我寫英文報告投訴到警察總部”。與此同時,杭麗還必須作好不斷接受法庭傳喚的准備。

而在這一切之前,仍然身在馬來西亞的杭麗必須學會如何保護自己。吃一塹,長一智。出獄後,杭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學校國際生辦公室要証明信,“他們問我為什麼,你不是有學生証麼?我說,在馬來西亞我沒有安全感,警察也不相信我的學生証。你們給我開一封信,我以後隨身帶著。”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用化名)

雨刷假球魔爪 伸向大陸足壇

| | | 引用 (0)

台灣職棒假球集團即將跨海合作?檢調查出,黃俊中及雨刷集團不僅大舉收買台灣職棒球員,還疑似將與金主合作收買對岸二支球隊打假球。由於足球一向號稱是大陸第一國球,遠較棒球熱門,「二支球隊」應該都是在對岸相當熱門的足球隊。

     足球是大陸第一國球,擁有數億球迷,雖然運動人口眾多,但十多年來水準卻不見提升,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大陸聯賽球員踢假球,裁判吹黑哨等作弊情形屢見不鮮。

     由於大陸足球環境不佳,加上球迷眾多有利可圖,雨刷集團及黃俊中等,除了將打假球事業版圖立足台灣,更疑似計畫與對岸金主合作擴展到大陸足球場上。

     循暴龍模式 擬收買對岸二支球隊

     檢調發現,除透過白手套與球員合作外,黃俊中及雨刷集團還構思依「米迪亞暴龍」模式,買下整支台灣職棒球隊集體打假球;檢調也證實,黃俊中及雨刷集團,也以透過關係找到金主,計畫買下二支大陸球隊打假球。黃俊中等人口中的「球隊」,足球隊可能性最高。

     雨刷集團計畫收買對象是「中甲聯賽」(中國足球甲級聯賽)球隊,還是等級最高的「中超聯賽」(中國足球超級聯賽),檢調則不願說明。

     中甲聯賽?中超聯賽? 檢調不願說

     檢調查出,黃俊中與La new等職棒球隊球員搭上線打假球,最早還可追溯到九十六年間,黃俊中雖遭羈押看守所,但為避免案情曝光,還透過管道要求前La new熊隊投手許志昌作偽證,惟遭檢調突破,確認了La new熊隊在九十六年間涉打假球的場次。

     改名為莊侑霖的莊宏亮,則是透過學長、學弟及同學關係,買通球員合作打假球,但莊侑霖在假球案爆發後,不僅試圖利用金錢借貸方式勾串,還把遭到檢調查扣的大批毒品,全都推給已經死亡的葉姓男子所有,逃避刑責意圖明顯。

     黃俊中、莊侑霖、蔡政宜 裁定延押

     檢調發現,今年球季尚未結束,莊侑霖就已透過關係,和雨刷等共謀擬定明年球季打假球的分工模式。

     雨刷蔡政宜雖供出和「忠哥」、「火哥」、「珠姐」、「姐夫」等操控打假球、經營簽賭站,卻又不願供出這些人的真實身分,加上蔡政宜涉嫌操控兄弟象隊打假球事證,尚待釐清。板橋地院認為,黃俊中、莊侑霖及蔡政宜三人,在職棒假球案仍有勾串證人、被告之虞,且羈押原因尚未消滅,廿三日裁定三人延押二個月。

假冒總經理借錢 銀行行員上當

| | | 引用 (0)

台北市民徐鎮江涉嫌假冒國泰世華銀行總經理,前天打電話到板橋分行向行員「借錢」10萬元,行員真的給錢,昨天徐重施故技,行員報警抓人,依詐欺罪嫌將徐移送法辦。

據查,徐鎮江(64歲)國小畢業,雖然戶籍設在台北市莒光路,但他向海山警分局說並無固定住所及失業,警方根據徐的裝扮,很難把他跟「銀行總經理」聯想在一起。

警方調查,徐鎮江前天上午9時,打電話到國泰世華銀行板橋分行向值班的鄭姓行員騙稱他是總經理,到板橋要去找客戶送禮,但忘了帶錢。

徐鎮江要鄭姓行員把10萬元裝在紅包袋,他會在文化路一家火鍋店外的計程車內等候,鄭一時不察,趕緊送錢,徐拿了錢就走人;鄭事後越想越不對,趕緊詢問銀行主管,才發現被騙。

昨天上午10時,徐鎮江又重施故技,二度打電話到板橋分行,值班的鄭姓行員一聽到徐鎮江又打電話來借錢10萬元,虛與委蛇後打電話報警,員警到火鍋店外埋伏,當場逮捕又坐計程車來拿錢的徐鎮江。警方說,徐穿牛仔褲及夾克,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銀行總經理,想不透行員怎麼會被騙。

陳德霖籲防資產泡沫避免過度借貸

| | | 引用 (0)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指,全球寬鬆貨幣政策、超低利率及市場看好經濟前景,令大量資金流入,去年十月至今,合共有六千四百億港元的資金,流入本港市場,令資產價格趨升。

他指,現時環境為資產泡沫營造有利條件,但認為在事前很難判斷,認為市民及企業,均須提高風險意識,不要在低息時過份借貸。

陳德霖在出席一個研討會時表示,金融市場的頭號風險,是資產泡沫而非通脹,必須正視問題。他指,低息環境令熱錢不斷流入,為市場提供上升動力,容易令市場出現錯誤預期,以為資產價格只升不跌。

台中市「康齡牙醫診所」驚傳捲款落跑!誇張的是,一切就像預謀一樣,不但騙走病患平均幾萬元到數10萬元的植牙費用,一個月來還大量購買器材,甚至假藉成立牙醫集團名義騙親友拿錢投資,吸金至少3000萬元,相當惡質。

位於大墩路的「康齡牙醫」外觀氣派豪華,4個大字招牌還在,兩扇鐵門卻已經緊緊拉下,診所無預警歇業,消息傳出病患氣到跳腳。一名受害病患表示:「沒有(做完),就是沒有,(記者問:你付了多少錢?),20萬。」

錢付了、療程也做到一半,診所卻關門大吉,毫無醫德的惡質醫生就是今年44歲的康朝星,當牙醫10多年,曾經遠赴大陸發展,去年才重新回來開業。

而這一查更是驚人,他彷彿有預謀似的,騙走好幾10名病患2萬元到20萬元不等的植牙費不說;最近一個月還頻頻進貨,平均2萬元的植牙器材至少買了500組,倒楣業者損失千萬元;甚至還以要成立牙醫集團為理由到處借錢,鼓吹親友投資,這一來輕輕鬆鬆又吸金2000萬元。

台中市牙醫公會理事長呂毓修表示:「他是和熟識的醫生借錢,多少錢是沒有講,他只說大概先借我多少週轉這樣子。」台中市衛生局醫政科長邱創冠則說:「電話也沒有接,這個部分都沒有了,已經聯絡不到他們。」

捲款超過3000萬元,如今醫生人間蒸發,有一說康朝星帶著妻子逃到大陸去。衛生局表示,要是30天內人不出現將依法註銷執照,但最無辜的就是牙齒修整到一半的民眾了。

日相今晚會晤日銀總裁 市場高度關注

| | | 引用 (0)

根據彭博報導,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平野博文指出,日本央行總裁白川方明與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今晚將會晤。

日本央行昨天屈服於政府壓力,宣佈耗資10兆日圓(折合1150億美元),向商業銀行提供低利借貸,希望藉此打擊通貨緊縮。日本政府先前不斷施壓日銀總裁白川,要求他採取更多措施,解決物價直落問題。日本深陷通縮泥沼,而日圓匯價攀抵14年高點更加劇通縮問題。

平野博文指出:「日本央行與日本政府定期交換意見是好事一樁。日本政府與日本央行就目前景氣狀況、匯率與股價交換看法至關重要。」

平野博文拒絕透露會晤將於何時開始,僅表示透露類似訊息恐對金融市場造成「影響」。

酒店常打出可借錢給旗下小姐的口號,吸引需要用錢的女孩上門,這是因為酒店流動率大,希望藉著借錢給貌美條件好的女子,讓她們在酒店工作久一點,通常她們的債務,可以在一年左右還完,但也有人卻因為染上毒品或賭博,一輩子葬送在酒店裡。

在琳瑯滿目的分類廣告中,有很多是打著要徵酒店小姐,還宣稱月收入驚人,酒店還能借貸,一位應徵者詢問,「能借多少?」酒店業者回答,「來看看才知道啊!」據了解,酒店借小姐錢的價碼是10萬元起跳,再隨著小姐的條件如何往上提高。

討債專家董念台指出,「條件好,就是可以做外場,姿色好,客源多,最多甚至可以借到30萬。」其實,酒店願意在小姐身上花資本,無非羊毛出在羊身上,也就是想靠債務關係,多留條件好的小姐一段時間。

台北市中山分局接到兩位花名「妮妮」和「婷婷」酒店小姐的求救電話,指被人關在酒店內討債。原來廖建華借了10萬給婷婷,沒想到婷婷沒做幾天就落跑了,還和妮妮一起逛街,被店長發現,將兩人一起押回酒店拿槍逼還錢。

如果小姐借10萬元,每個月還5000元,要還20次,大約1年8個月左右可以還清債務。不過,也有人卻有人越陷越深,董念台說,「給搖頭丸,誘使賭博等等,錢越借越多。」

可以輕易向酒店借錢,再拿去買毒品或賭博,又欠下大批債必須還,久而久之形成惡性循環,也讓許多原本只是想撈一票的女孩,一輩子都無法脫離酒店生活。

«上一篇   1 2 3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23 24 25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