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美蘭‧馬口)繼波德申之後,借貸公司的借貸海報和名片已“入侵”馬口巴都峇加新村,村內借貸海報舉目可見。


世界杯足球賽即將開賽,當地村民,尤其是為人父母者,都擔心孩子或在誤導情況下,看了借貸海報名片後,向借貸公司借貸下注,荼毒孩子思想。

巴都峇加新村村長李土金(73歲)及新村睦鄰計劃委員楊大創(57歲),早前接獲居民投訴後,週日(5月23日)聯袂到村內各處瞭解情況。

李土金:或與世杯有關

據知,新村是國能轉駁站、路邊的棕櫚樹上,甚至村內的住家籬笆,都被人貼上貸款廣告掛條,居民惟恐孩子在6月11日起開踢的世界杯足球賽季節時,借錢賭球,以致債台高築。

李土金指出,新村向來民風淳樸,鮮少看到這些貸款廣告,然而最近卻無端端出現,可能和世界杯足球賽有關。

他說,居民最擔心是目前中三至中五的學生,一旦被損友所誤導,暪著父母向外借錢,不但將會荒廢課業,甚至欠債,衍生成一個社會問題。

將向警方及仁保縣會反映

李土金說,村內歡迎-些有教育及建設性的廣告,讓村民受惠,而不是這些借貸廣告。

因此他將會把村民的投訴,反映給警方及仁保縣議會知道,以採取適當的措施。

美國聯準會(Fed)今天宣布,在上周末和歐盟達成新貨幣互換計畫後,將依約出借92億美元給外國央行。

根據貨幣互換計畫,聯準會開放美元交換歐元、日元、英鎊、瑞士法郎或加拿大元,借貸美元給外國央行以解決歐洲銀行信貸危機。在借貸期滿後,外國央行需連同利息償還美元貸款。

查扣暴力討債本票 赫見林惠馨子借錢

| | | 引用 (0)

基隆市警方上周查獲暴力討債集團,清查被害人發現在國道三號七堵段走山災變中,罹難者林惠馨的兒子謝泓霈曾向地下錢莊借錢。謝向警方表示,當時他借5000元,後來還了1000元,地下錢莊的人因此曾向他外婆恐嚇要錢。

市刑大偵三隊上周逮捕9名嫌犯,查扣球棒、手銬、武士刀等物,該集團是結合地下錢莊的暴力討債集團,警方查扣大批被害人借款時簽立的本票,其中有1張1萬元本票是林惠馨的兒子謝泓霈簽名,並有他的身分證影本。

警方前天以被害人身分請謝泓霈到案製作筆錄,他向警方表示96年12月底,向綽號「小陳」的男子借5000元,但實拿4000元,有簽1張1萬元的本票,後來還了第1期的利息1000元利息後,就因案入獄服刑,沒有再付利息。

謝泓霈說,後來母親來探監時告訴他,有地下錢莊的人去恐嚇他外婆,要他外婆還錢,否則會「過不了年」,讓他外婆很害怕,睡不著覺。

歐洲中央銀行5月3日宣布,暫時取消希臘政府借貸的主權信用評級“門檻”,希臘政府未償債務、新債務以及保證債務仍可作為抵押品向歐洲央行借貸。

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公司上周把希臘主權信用評級下調至“垃圾級”。歐洲中央銀行取消相關限制後,即便希臘主權信用評級再遭評級下調,希臘政府仍能向歐洲央行借貸。

借10萬扣3萬 高利貸集團落網

| | | 引用 (0)

台東縣警察局破獲地下錢莊,借貸新台幣10萬元,先扣3萬元利息,如逾期未還錢,錢莊就以暴力討債,婦人被逼服藥自殺,所幸獲救,警方今天逮捕16名嫌犯,起出罕見空氣槍。

警方指出,1名30歲婦女,因丈夫失業,家庭經濟陷入困境,日前看到借款廣告,於是借貸10 萬元,對方要求先扣除3萬元利息,後來婦女無法在10 天內償還貸款,又無法繳交利息,於是遭到暴力逼債。

婦女不堪經濟壓力和暴力討債,服藥自殺,所幸家人及時發現搶救,丈夫向台東縣警察局刑警大隊偵一隊報案,警方循線破獲以李姓民眾為首的16人「地下錢莊」集團,並且起出暴力討債用球棒和2把罕見空氣槍及鋼珠。

警方調查,李姓男子以「中華企銀」名義經營「地下錢莊」,並以300或500分不等利息,如逾期未繳利息或償還本金,集團就會暴力討債,受害者不僅經濟更惡化,甚至還被逼迫輕生,受害民眾包括宜蘭、桃園、雲林、屏東、台東等地。

希臘總理"借錢記"

| | | 引用 (0)

希臘總理帕潘德裏歐兜遍了幾乎整個西半球,還敢說自己不是去要錢的。上周末,希臘政府正式向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援。歐元區歷史上的首次救助行動即將正式啟動。

還債迫在眉睫

帕潘德裏歐在電視講話中說,要求啟動救助機制是出于國家的緊迫需要,市場不肯給希臘時間,希望來自歐元區的支持能夠給希臘時間,為希臘這艘正在下沉的“船”提供一個重新起航的安全港灣。先前,希臘政府一直堅稱不需要外界的救助,但這顯然未能說服市場。就在希臘求援的前一天,歐盟統計局將希臘2009年財政赤字水平上調至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3.6%,高于此前預測的12.9%。與此同時,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將希臘主權債務信用評級從A2下調至A3。5月19日,希臘政府先前發行的一筆總額85億歐元的債券將到期。在希臘政府宣布將請求啟動救助機制後,歐盟委員會一名發言人隨即表示,歐盟將按照既定步驟從速辦理,不會有任何障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卡恩也說,已經準備好盡快採取行動。

歐洲危機猶存

根據救助方案,歐元區國家將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道為希臘提供救助,其中歐元區國家是在雙邊基礎上為希臘提供3年期貸款,第一年貸款總額為300億歐元,利率約為5%,其後再有需要將另行協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年提供的資金規模預計在100億到150億歐元。按照當初達成的協議,一旦希臘提出啟動救助機制的請求,歐盟委員會和歐洲央行將負責評估救助的必要性,預計這要花上一周時間,其後每個歐元區國家都有權決定是否出資。法國已經表示,希望在5月3日到6日完成撥款審批程序。然而,德國總理默克爾強調,歐元穩定是第一位的,救助希臘必須遵守嚴格條件。希臘債務危機最終以向外界求救而告一段落,人們擔心葡萄牙可能會成為投機者攻擊的下一個目標。

董監事任期屆滿 不再是保人

| | | 引用 (0)

A先生曾經擔任某公司總經理,任期才短短一年,但在離職幾年後,竟碰上銀行向他追債。這時他才發現,在離職這幾年中,原來的公司不斷以他的名義擔任保證人,持續向銀行借錢,而他一年不過領了公司兩百萬薪水,卻冤枉地背了上億元債務。

     為了解決類似問題,立委提案修訂《民法》部分條文,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昨天初審通過,未來法人董事、監察人或其他有代表權者,因職務關係而替法人作保,只負責任內公司借貸的保證責任。

     不准變更保人 制度面臨改變

     立委賴士葆強調,銀行對於商業放款的保證人,「通常是只准增加、不許減少」,有的董監事或總經理任公司保證人,離職後想免除保證責任,銀行卻不准變更,就算公司提出新保證人,舊保證人也不能除名,立委認為制度並不合理。

     不少民眾替人作保也沒有注意保證期限的問題,若合約沒有明定,就是終身保人。

     針對兩項缺失,賴士葆等提出兩條修正草案,一般民眾借貸,若沒有明定保證期間,保證期限就是十年;公司法人的部分,董監事、總經理等人無償替公司擔任保證人,在任期屆滿或離職三年內,債權人未向公司為審判之請求者,保證人免其責任。

     自然人借貸保證 期限不限制

     此提案引起法務部和金管會銀行局的反對,銀行局官員表示,保證期限以十年為限,若借貸關係超過十年,會出問題。至於公司保人的部分,也堅持要求董監事離職後必須主動通報債權人。

     但立委認為,修法目的就是要保障不懂法律的保證人,若還是要以董監事主動通報為免責條件,「推修法沒有意義。」

     行政、立法多次協商後決定,自然人借貸的保證期限不作限制;董監事、總經理擔任公司保證人,只對任職期間法人所生之債務負保證責任。

     法務部官員強調,此項修法若三讀通過影響不可謂不大,過去保證人負擔的保證債務通常超過公司借貸的實質債務,現在修法明定「法人所生之債務」,借多少就扣多少,更為明確。

     賴士葆強調,借錢還錢天經地義,但保證人制度須合情合理,要避免民眾誤觸法網,也要確保債權人的權利,權衡之下接受法務部的建議。

民企借錢難 內房集資陸續來

| | | 引用 (0)

雖然恒大在淨現金的情况下,跑去高息發債令人意外。不過,有市場人士認為,內地房地產民企,在當局多番強調要銀行限制對地產商借貸下,現時的確有借錢難的情况。加上未來大半年內,多隻大型內房民企的銀團貸款又將到期,屆時或將出現搶資金情况,故此恒大現時走先一步借錢,反而可能對未來買地或擴張時,有更強支持。

內地民營房企借錢難問題早已存在多年,前年金融海嘯後內地大鬆銀根,方才令不少民企得以絕地逢生。不過去年底開始,當局又再逐步收縮銀根,日前銀監會主席劉明康更稱,要限制銀行對房地產企業的貸款。又令民企資金來源再次收窄。


涉逾10億美元

故此,海外發債即成為不少民營房企的無奈選擇。有市場人士就稱,未來大半年內,多隻內房的銀團貸款將到期,例如綠城(3900)的3億美元將在5月到期,而雅居樂的2億美元銀團貸款則會在6月到期,明年還將有碧桂園(2007)、合生創展等多隻內房民企的貸款到期。屆時若該等公司要再續借款,勢必出現多家公司齊齊搶資金,資金成本亦可能會因此上升。

內地水源不足,有銀行界人士透露,最少有5至6家內房企業正與本港銀行商討,安排銀團貸款或「俱樂部」貸款(club deal),牽涉的金額超過10億美元。他指出,各家內地發展商擬借貸的金額,由1億至5億美元不等,個別為半新股。不過,他認為,內房股突然如雨後春筍般在港舉債,並不一定反映出現財務困難,因除了為了償還舊債之外,不少內房股擬借的是「新錢」,以發展內地一些新業務,「尤其在政策打壓下,新項目較少發展商爭奪,有些內房股就趁機尋找資金發展新項目。」

另一方,外電昨日報道,同樣在去年才上市的恒盛地產(0845),已聘請德銀、摩根大通及渣打負責其美元計價優先票據的發行。今日開始,恒盛並將開始向投資者進行推介。據評級穆迪透露,恒盛所籌資金將用於購買土地和滿足營運資金需要。

鉅亨看世界─水煮青蛙

| | | 引用 (0)

如果說中國是世界工廠,那麼日本肯定就是其後院裡具備先進設施的科技實驗室了!只要觀察自中國引領世界貿易復甦以來,過去一年來日本外銷中國最大量的產品類別為何就能知道為什麼這麼比喻了。

日本大量外銷中國的可不是數位相機或是其他高科技產品,外銷中國數量大增的主要都是些產品元件,像是塑膠原料(1 月年增幅 105%)、非金屬礦物製品 (年增 113%)、建築機械 (年增 152%)、紡織機械 (年增 171%)、汽車零件 (年增 144%) 以及科學儀器 (年增 133%)。

別只看表面,事實上這些都是高科技產品,或是高附加價值的工業原料,到時會經由東亞的工廠行銷至全世界,且隨著中國的公共資金持續成長、活絡,以及全球存貨又再度開始補給了,日本外銷要受惠是遲早的問題。

經濟復甦的強度讓許多經濟學家很驚訝。日本是金融海嘯中受創最深的國家,外銷出口崩潰也成為致使日本自民黨潰敗的致命一擊。去年 9 月,日本民主黨橫掃日本政壇,承諾將終結經濟長期依賴波動大的出口的狀況,並促進更平衡的經濟,讓與日本財閥關係密切的自民黨丟掉了職掌 55 年的政權。

事實上,經濟瞬息萬變,日本經濟在 2009 年前 3 月衰退至谷底。JPMorgan 計算,不過在隨後的 9 個月日本出口復甦帶領 GDP 年成長至 3.1%,表現優於美國和歐元區。另外,雖然是由非常低的基期計算,但日本企業獲利也創下最大的增幅;失業率也已下降,1 月份的薪資更是創下 18 個月來與去年同期相比首度成長的好表現。JPMorgan 最近更是上調了其對日本第一季 GDP 成長的預測,由 1.8% 升至 3.5%。

不過,JPMorgan 提醒,日本去年 GDP 的反彈也僅是金融海嘯發生後一年所損失的 1/4,因此日本離經濟完全復甦還有好一段路走。除非全球需求持續成長,否則日本還是需要重度依賴自己國內和中國的振興經濟政策,而藉由剛通過的 2010 年度預算,日本經濟可望有額外的成長。原則上來說,不擇手段刺激國內消費對一個上台才 7 個月的政權來說是正確的事,但更大的問題是:「經濟復甦可以因此持續下去嗎?」

答案可能要令人失望了,恐怕這樣復甦的景象不會太長久。這是因為經濟循環週期性的回溫恐怕對日本病根已重的經濟問題也無力回天;日本的病徵有通貨緊縮、龐大的公債、人口老化問題以及缺乏有決斷力解決這些問題的施政者。如果不徹底改變現況的話,日本的名目經濟成長率助定會被這些問題拖垮,甚至可能會導致災難性的後果。

根據《東方經濟學家》(The Oriental Economist) 編輯 Richard Katz 看法,日本經濟產能仍過低,產出缺口達到 7%,比日本 20 年前經濟泡沫以來的任一時期都要高出 3 倍以上。他認為,日本實質 GDP 和潛在 GDP 的差距和通貨緊縮具有正相關性,這也就代表日本物價恐怕還要進一步下滑。日本央行也持同樣的論調,預估至 2012 年 3 月份前,日本物價還將會持續下滑。

而物價下滑代表名目 GDP 恐將會持續低迷,日本去年的名目 GDP 就是自 1991 年來最低的數據,此結果將加重公共財政的壓力。日本的 2010 年度預算中就借款了 44 兆日元,借款數字有史以來第一次高過稅收 (37 兆日元),如此,日本的債務占 GDP 比率將會持續成長,而其實現階段就已經高達 190%,是富有國家中最高的。

有些人擔憂日本這樣的財政狀況會讓它造成與希臘相同債務危機。上個月,高盛出具的報告指出,部分外國投資人已經在為危機爆發做準備,他們買進選擇權以防出現下列兩件事,一、因為日本國債持續性受影響而忽然飆高的殖利率;二、因為外資逃離日本而導致日元重貶。

一名資深日本財政部官員表示,他自 G7 高峰會結束後,即不斷地有人警告希臘債務危機,甚至也擔憂日本的財政狀況,不過他發現與其說是警告,這些論調倒比較像是老生常談,多年來,有關日本國債即將崩盤的傳言不斷,一如美元即將毀滅的世界末日論調一樣,每隔幾年就會被提起。然而,相對於希臘的 7% 殖利率,日本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仍維持在 1.4%,顯見市場仍對日本財政很有信心,日本財政官員也相信日本還不會有財政危機。

短期而言,日本官員的論點有其道理;許多國家引爆主權危機,不是因為負債太多,關鍵在於沒有辦法再融資。根據一份 IMF 的報告,發現日本國債殖利率和日本債務、赤字規模沒有什麼關係,反而還成逆向關係。當日本 90 年代債務占 GDP 比低於 20% 時,10 年期債券殖利率高達 7%,而當後來這 20 年債務暴增時,殖利率卻反而下滑。

當然,這當中有許多「日本特有」的原因存在。日本國內有大量的儲蓄有助於融資借貸,建立債務;而據統計至 2008 年底日本國債高達 94% 是由國內投資者所持有;另外,日本 1400 兆日元的總金融資產中有過半數是以現金和存款方式持有,且很大一部份會經由銀行系統投資日本國債,日本的大型機構和企業也都大量持有日本國債。

日本債券受歡迎的原因當然不止這些,舉例來說,雖然日本現在名目利率非常低,但是由於整體經濟狀況仍陷入通貨緊縮,因此相對來說,投資人投資日本國債就可以獲得不錯的報酬率。而多元化分散投資似乎也不會比較好,畢竟日股和房地產價格仍遠遠低於經濟泡沫時期前,另外,投資海外也可能被日元走強的匯兌風險吃掉報酬率。

綜合在這種種條件之下,投資日本國債可以獲得相對高的報酬。有些人甚至暗示,日本政府對打擊通貨緊縮無甚作為,就是因為擔心一旦物價加速上揚對債券市場會帶來嚴重衝擊。

然而,吊詭的是「堅信日本沒有迫在眉睫的危機」或許就是日本最大的問題。因為在這個狀態下,日本政府當局的決策者似乎都陷入癱瘓,日本政府整體的遲鈍性嚴重到令人吃驚,關於通貨緊縮、債務增加的狀況,每個部門都忙著卸責,互相踢皮球。

以通貨緊縮為例,在過去 10 年間無論對消費、債務和投資都有腐蝕作用,影響相當深遠,而現在有超過 35% 的民眾預期 5 年內物價會持平,甚至走低,顯示民間認為通貨緊縮的狀況會更加嚴重。

對此,在警告聲浪不斷出現之下,日本現任財長菅直人認為日本央行有必要根除通貨緊縮,日本方能再度重現名目 GDP 成長,而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也面召日本央行總裁白川方明討論此議題。

可是,日本物價的降幅每年其實相當和緩 (降幅從未大於 1.4%),也因此日本央行也只視通縮為淺在的不良因素,而非災難性的因素。正如知情人士所說的那樣,漫不經心才是最大的問題,日本政府本身的心態問題遠比經濟問題本身更為嚴重。

日本央行認為真正的問題在於生產率低成長,使得薪資也維持低檔,壓制了對商品和服務的需求,以這個觀點來看,日本央行作為一國央行相當奇怪地似乎不認為通貨緊縮是一種貨幣問題。

1995 年日本央行投入比貨幣基礎高出兩倍有餘的貨幣進入市場,然而卻對經濟名目成長幾乎沒有貢獻,據此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經驗,日本央行似乎認為貨幣政策成效不彰,因此當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後,日本注入經濟體中的流動資金並不多,與其他富裕國家相去甚遠。

因此,或許日本央行現行的作為是根基於其對先前經驗的分析,且日本央行似也無法承擔如果採作這樣作為,最後失敗所導致的信譽損害。而如果這是日本央行明確的立場政策外界也不是不能夠理解,但可惜日本央行似乎想要兩者兼得,在日本政府的幾度施壓下,3 月宣布要擴大供應緊急貸款給銀行 10 兆日元。

但此一舉措遠非日本央行原則性的舉動,外界認為這只是日本央行要擺脫政府壓力的權宜之計,但效果應該不大,而且還賠上了日本央行自己本身的信譽。

而當談到日本的公共債務,日本財政部鴕鳥式的論點也同樣令人沮喪,他們表示除非日本央行解決通縮問題,否則他們也無能為力,日本財政部也同樣的表現出「事情不若外界想像般嚴重」的態度。誠如日本央行人士表示:「日本雖沒有立即性的問題,但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這樣遲鈍的狀況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可以回溯到好幾年前。1997 年日本財政部在經濟尚未完全復甦之前,提早宣布要提高費稅,至今仍讓日本財政部難以忘記此教訓;且在信貸危機爆發不久前,日本政府也嘗試大規模改革財政和稅收,直到金融危機爆發後才喊停。

根據經合組織調查,先前自民黨政府的財政改善重點在於削減開支,而非提高稅收。在 OECD 會員國內,日本稅收占 GDP 比例仍是最低的,然而其稅收制度卻不利經濟成長,因為其擁有最高的企業稅率,卻有最低的消費稅率,對日本財政部官僚而言,這表示日本還有大量財政彈性可以處理債務問題,但最麻煩的是,日本從未成功地改革稅制。

去年甫上台的民主黨政府也面臨了同樣的問題,而首相鳩山誓言在下次選舉前 (2013年) 絕不會考慮提高消費稅。但希臘的財政危機也讓日本內閣感受到了嚴重的稅務改革急迫,G7 高峰會後,財長菅直人開始對財政改革更加公開喊話。

其他政治人物也呼應了菅直人的主張,日本國家戰略大臣仙谷由人表示,日本 2010 年的預算當中舉債已經超過了稅收,日本當前已經面臨了改革的轉捩點。仙谷認為,儘管日本現在不會像希臘一樣爆發立即性的問題,但是長久而言,日本債券市場仍會有許多壓力,因此日本負責財政的官員必須比先前更加謹慎。

仙谷由人主張增加消費稅,而由他宣布的財政改革方案來看,他也可能支持削減公司稅。但是,一個重大政策的改革政治角力是極度複雜的,尤其在鳩山由紀夫涉入一連串政治現金醜聞案後,其內閣支持度急劇下滑,因此《經濟學人》認為,當鳩山內閣提出稅改時,必會伴著著提高福利支出的承諾,以振奮人心。

現階段提出解決日本問題的政策中,沒有一項足以具體說服大眾,且儘管日本政府還可以採用「拖」自訣蒙混幾年,但是最終狀況是不可能持續這樣下去的,特定的情況下,除非採取激進的措施,否則日本政府將會倒台。

國際貨幣基金的 Tokuoka 表示,日本由於人口結構老化,儲蓄勢必萎縮,因此流入債券市場的資金將會減少。根據 Tokuoka 估算,即使儲蓄率維持在 2.2%,到了 2015 年公共債務總額將會超過家計的金融資產,將會讓日本國內資金更形困難,也會讓日本更加依賴外資,且同時,政府的退休資金則會更加靈活地投資於政府債券以外的資產。

由於債券利息支付高達稅收的 26%,因此殖利率上升將會對日本造成重大的衝擊。已經有些經濟學家認為,債券殖利率持平只是市場穩定的假象。

法國巴黎銀行的駐日首席經濟學家 Ryutaro Kono 指出,依日本現在潛在經濟成長率下滑的狀況,再加上通膨預期下滑,照理說殖利率應該會暴跌,但事實是日本長期的國債殖利率已經持平至少 8 個月,這代表由於對日本國債持續性存疑,市場的風險偏好已經提高了。

雪上加霜的是,日本社會人口持續老化使得政府必須提高社會福利支出,但同時社會勞動力持續萎縮,也就代表經濟成長趨緩、稅收減少,這無異對日本財政更是嚴重的壓力。在 1990 年時,日本每 6 個勞動力支持扶養一個已屆退休年齡者,然而,據日本官方統計,2025 年時會降至每 2 個勞動力就要支持扶養一個已屆退休年齡者。

而到了某個時間點,日本勢必沒得選擇只能「對國內違約」(domestic default),而擁有大部分日本債券的年長世代所擁有的投資其價值將會大幅下滑,以換得減輕年輕世代的壓力。這類的「世代轉移」(intergenerational transfer) 勢必會造成巨大嚴重的政治和社會成本,更不用提在日本這麼一個有強烈共同體福利意識的社會所造成的衝擊了。

對於日本未來有可能面臨的重大問題,有許多經濟學家紛紛提出建言。《東方經濟學家》編輯 Katz 就提出所謂「財政—貨幣政策輪流出擊」策略以振興日本的名目成長率。大規模和有針對性的財政刺激是一種選項,例如日本先前推出的「補貼節能產品」措施,就可以有效刺激購買節能的耐久財,是個不錯的示範。而作為回報,日本央行應該要增加買進日本政府公債,承諾維持長期低利率。另外也有人提議,日本應該要大砍公司稅以提升競爭力。

而多數觀察者同意,財政寬鬆政策是加速提升名目 GDP 成長的首要之務。美林著策略分析師 Jesper Koll 還建議每年小額的遞增消費稅,這樣一來或許可以鼓勵人們提早消費。

但無論這些專家的建議為何,他們都對日本未來不是很樂觀。一如 Katz 所寫的:「日本拒絕使用財政和貨幣政策代表日本只能束手等待他國救援。就是這樣被動的心態,使得日本經濟停滯了 20 年這麼久。」

但日本要刺激經濟成長還會遭遇到的一大困難是「日本家計或是企業都拒絕再度借貸」。野村綜合研究所 (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 的 Richard Koo 稱日本人這樣的心態是「拒絕債務症候群」,在終於還清了泡沫經濟累積的債務後,許多日本人打從心裡拒絕再度借貸。Koo 認為要改善這樣的狀況,替企業設計出投資稅額抵免或許能夠有助益。

但是只靠總經政策是不足以解決日本問題的。結構性改革以提升經濟效率也是有必要的,而需要大力整頓的範圍實在很大,例如過度保護的農業需要對外解禁,而從交通到電力的服務業也需要開放外資競爭;另外,開放更多的外籍移民也有助於增加勞動力。

但這些提議自人文角度來看都是強勢行銷,但是,一旦日本政府的無所作為導致災難性後果,那麼舊事或將重演,日本人民可能又將被要求為了國家整體利益犧牲了。

糟糕的是在日本無論是政治家或是全國整體,幾乎沒有人意識到危機正在醞釀。而如果日本經濟維持其週期性的改善,那麼改革的急迫性就又將被擱置,再加上日本人對自己出口產品的技藝有高度信心,且對中國出口又有所成長,改革勢必更難推動。

在日本這個國家有許多事情在日本人心中是根深蒂固,難以改變的,特別是不願做任何激進改變的日本人,這樣的特性似乎代表日本必將陷入停滯的處境,而最終「違約」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不過日本也帶給其他遭遇相同處境的國家相當重要的前車之鑑,像是美國、英國和部份歐洲國家也皆遭遇了一場嚴重的經濟泡沫破滅。而日本的例子告訴他們,經濟泡沫泡滅後,一個國家儘管會遭遇低經濟成長、生產力低落、公共債務攀升、通貨緊縮壓力,卻依然可以存活的比外界預估的都久,而且這期間國家的決策者在制定政策時還錯誤百出。

沒錢回老家 男子上警局借錢

| | | 引用 (0)

警察的服務實在越來越多樣化,有民眾提著大包小包跑到台中一間派出所說要借錢!警察以為他是詐騙集團,一開始根本不敢借錢,詳談之後才知道,男子遠從高雄跑來台中打臨工,錢都寄回老家,又臨時被解雇,才會沒錢回家,警方連忙借他500元,讓男子坐車回家。二胎


監視器畫面拍下,50歲的黃姓男子,提著一大袋綠色包包,走進派出所,一進入馬上把包包放下,走到報案櫃檯,身上一毛錢都沒有的他,想跟員警借錢,但一開始很不好意思,說話支支吾吾。男子先假裝問路,警察熱心的從畫面的下方走到上方,比手畫腳告訴他該怎麼走,男子這下靠近警察了,終於鼓氣勇氣開口借錢。這下換警察支支吾吾,嚇了一跳,竟然有人借錢借到派出所來,翻著本子以為遇到敲詐集團,黃姓男子這才說自己從高雄跑到台中打臨工,錢都寄回老家,身上根本沒錢,加上臨時被通知沒工作了,逼不得已才來派出所,警方感受他的苦衷,也掏錢借他500元,甚至開車載他到附近的公車站牌坐車,讓男子平安返家。貼現

«上一篇   1 2 3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23 24 25  下一篇»